Navigation menu

英超买球app

美少女本子画师的终点会是“下海”吗 ?

  美少女本子画师的终点会是“下海”吗 ?起先,BL 主题小说女性写手 新月 更新了一则推特,表示请漫画家给自己画了张漂亮的图,并将这张图设置成了头像。

  虽然这是位 BL 主题的写手,看看这位的作品清单就知道,她作品的受众可能和大众观点中会被 媚 的男性,不是一群人。

  面对 新月 的回应,日本网友又开始了新的旁敲侧击,比如 这样的胸部不符合重力原理 以及 现实中没有这种身材 。

  但有趣的是,如果 新月 并不是位 BL 向小说写手,而是如今日本 ACG 圈流行的所谓 美少女本子画师 ,她可能根本不会受到类似的指责。

  早年的日本 ACG 圈, 美少女本子画师 连传说都没有,不用说 本子 ,大部分 ACG 作品的宣发方式,都没如今这么五花八门。

  那时最有噱头的宣传,还得数知名声优们对配音角色的 Cos,比如小野大辅在《黑执事》声优见面会上,Cos 的高还原度塞巴斯蒂安。

  举例来说,轻小说《龙王的工作!》的作者白鸟士郎,就曾经整过一场好活。因为《龙王的工作!》主题故事围绕着将棋展开,于是这位创作者直接 cos 成了写着 龙王 二字的将棋,甚至还穿上了十分少女的黑丝。

  不过,中年欧桑级别的男性创作者,即使 Cos 得再好,肯定也比不上货真价实的美少女创作者。于是,越来越多美少女漫画家的 Cos 照,开始在网络疯狂传播,在创造极高话题度的同时,也增加了作品的名气。

  名字听着很像中年大叔的漫画家 佃煮海苔男 ,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女。她在宣传作品《双叶家的姐弟》时,曾经 Cos 成自己笔下的角色双叶宁子,但在成名后不久, 佃煮海苔男 就暂停了漫画家工作,转去创办事务所设计 Vtuber 形象,正式进军 V 圈。

  众所周知,在 ACG 产业极为发达的日本,作为 ACG 产业的某种背面,里番、本子和小黄油同属于 ACG 业界,但却因为性质特殊,不能像其他作品那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阳光下。

  如果说动画界有在近年逐渐成为历史的 三大奖 ,漫画界有各种响当当的出版社及机构奖,游戏界有 TGS、TGA 乃至于 Fami 通评测,轻小说界有 这本轻小说真厉害 ,但 瑟瑟界 可没有什么 年度最好冲本 Top10 年度最怪 XP 动画大赏 或者 Fami 通涩涩殿堂 。

  在完全失去 名 的前提下,除开极少数类似 里界传奇 漫画家鸣子花春这种,能够做到 表里两栖 的创作者,大多数 本子画师 们最好的结果,要么是 上岸 向正常向插画师或漫画家努力,要么就是在发展画技的同时研究好潮流 XP,在 瑟瑟金字塔 顶端的杂志开连载,通过 画本子 实现财富自由。

  当然,对于那些画技没能在杂志上,开启长篇连载的新人本子画师们,每年一届的 Comic Market 展会,自然成了他们赚取名气和真金白银的难得机会。

  但 美少女本子画师 的出现,则打破了 作者产出作品 - 作品受到好评 - 读者关注作者 的传统成长路线。

  关于 美少女本子画师 到底有没有话题度,读者的热情早就无需证明。早在 2015 年 12 月,日本 里界 知名足控本画师 大嘘 就被传为 画师本人是 JK,掀起了一场狂热的 被 JK 踩运动 ,最后甚至逼得 大嘘 本人专门发布使用三门 外语 的辟谣推文。

  如果论作品,BIYA 可以说是确实没什么竞争力。但如果要聊关于自身的营销,仅仅两年左右的时间,通过高频率发自拍和参加 互推活动 ,BIYA 就收获了九十万推特粉丝——而几乎每话更新都能上日推趋势榜的《电锯人》作者兼 小学三年级女生 藤本树,推特关注数量也才刚到四十万。

  不过,当读者在类似 CM 的会场上,看到 Cos 成漫画角色的人在站台售卖成品,未必就真的是画师本人。可能是近些年看到 美少女画师 恐怖的营销能力,在展会上邀请 Coser 出演自己成为 看板娘 ,已经是个比较常见的 引流 方式了。

  显然,在作品知名度都不高的情况下,有靓丽 Coser 站台的柜台,会在人潮涌动的漫展里,吸引来更多路人的关注。而路人们的关注,不只意味着销量,更在长远角度意味着可能引发话题的可能性。

  此时,受邀站在漫展柜台前的 Coser 们,多少有点像传统出版业诟病已久的 腰封 。二者都为了吸引读者而出现,就连 含金量 也是大差不差。

  在如今的出版业,无论腰封上的信息多么天花乱坠,其实和书本身的内容质量,已经没有太多关系。甚至,很多会在腰封留下赠言的作者,甚至没有仔细阅读过书籍内容。

  但在线下书店,一个漂亮的腰封还是能够吸引更多视线的。于是,很多书上都会多出一个和封面并不映衬, 聊胜于无 的腰封。

  这也有点类似于早年 ChinaJoy 缺乏监管时,厂商请来大批 Showgirl 吸引眼球。我们都知道,厂商请来的 Showgirl 漂亮与否,和游戏本身质量并不成正比。如果 Showgirl 漂亮,游戏质量就高的话,那么 CN GAME 早就是世界顶级水准。

  事实上,即使是那些以自身为卖点的 美少女本子画师 ,也可能和 内容 关系没那么大。

  2021 年,中文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这样一个 美少女本子画师 的传说,某位名为 朝霧愛 的美少女本子画师,扬言要画出以自己本人为女主而且 百分百真实 的 NTR 本子,吸引了不少 LSP 关注。

  也许,像佐伯俊(《食戟之灵》)或土笔章人(《来自深渊》)这种用作品 上岸 ,兢兢业业给 LSP 们带来福利的前本子画师们,从未想过在他们曾经辛苦理货的柜台后,打着 美少女本子画师 旗号的后辈们,不拿笔就实现了财富自由。

  都说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是一种傲慢,但是看到和自己一起出差共事的同事的各种习惯就还是会每天血压拉满 比如每天早上都起得很晚,我又要和他一起去上班,这就导致每天去办公室时,里面人都上班了,我俩才到。我们是长期住勤,他每次吃饭都是去蹭食堂的一次性饭盒,我也提醒了几次说这种情况还是我们自己买个餐盘比较好,他不愿意嫌麻烦。吃完饭之后吐得骨头或者其他东西也全部留在桌上不清理,也不拿纸巾垫着,就把一次性饭盒丢了就了事。但是他对于同事之间的花费又让我十分喜欢,那就是明算账,这也是让我最欣赏的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主动 AA,绝对不占便宜什么的,所以我也挺乐意和他出去看电影吃饭的 ,唉,写到这里又觉得这人其实也还挺好的,只是有些小毛病,工作上也不拖沓。这可能就是人的两面性吧。不过还是想请教 3DM 告诉我如何在他让我血压拉满的时候,让我最快平复我的心情

  前不久在玩黎明之海,因为很久没玩网游了,我在这款游戏里投入了太多的感情、精力,最终导致这游戏玩得越来越累,最终弃游了。几个游戏好友问我为啥不玩了,我也说不出来具体的原因,只归根到我一上号就痛苦,后来自己想了想,也是给自己加戏太过分了,玩游戏玩得控制欲竟然拉满了…就很烦,然后回想了一下工作,也是因为自身控制欲让自己特别累(比如同事因为摆烂,导致工作质量效率极差,而我们关系还行,不好意思直接说,于是我就自己揽过来干)。 游戏可以退坑,生活怎么退坑呢? 希望能学习到如何处理自身控制欲和与同事正确沟通的方式吧。

  鉴于这两个问题相通性较高,我就直接 合并同类项 来回答了。这类问题其实我认为旁人很难给出真正有作用的 帮助 ,问题的关键还是看你们自身。在这里,我就说两个自身经历的小故事吧。

  第一个小故事发生在我大学期间。我大一居住在学校的宿舍。那时候刚刚抵达一个陌生的环境,对于舍友之间关系的处理、以及人际交往相关的事理,都异常地谨慎。

  我居住的是 3 人宿舍,其中一位是位越南裔。这位越南裔——姑且称之为 V,他是一位相当……热闹的人。基本上,自从学校生活开始一周之后,我们宿舍每天都会收到 噪音投诉 。那一层的舍管基本每天晚上都会来敲我们的房门。这件事情我们宿舍内部私下里也进行了沟通,但基本没有改善。

  而忽视他 热闹 的一面,他不管在生活还是在游戏中,哪怕是在学习中,都是一位相当幽默风趣的人。所以,我选择加入了他。于是,每天晚上被投诉的,就从一个人变成了二人组。我和 V 也成了相当不错的朋友。

  但另一位室友—— A,是个比较古板严肃的人。在我 投敌 之后,A 就基本和我们做了切割。平时也只是点头之交,他大部分时间都会选择滞留图书馆直到深夜。当然,他并没有当面说些什么,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太好,也没有太坏。

  就这样,直到大一结束之后,A 和 V 都选择搬出去住,故事也就这样戛然而止了。

  我是个重度的策略游戏 + 生存游戏玩家,然后在我比较熟悉的游戏领域,我常常会化身为 暴君 。我的朋友在和我一起玩,例如《群星》以及《方舟:生存进化》这两款游戏的时候,常常会被我狂喷。

  前几天我开了一个《方舟:生存进化》的私服,有位两三年未见的老朋友—— M 找上了我,出于欣喜,我拉着他还有另外 2 位 萌新 一起玩。可 M 也是一位相当有自己主见的人,他在《方舟:生存进化》的生存策略和前进方向,完全不符合我的思路。所以我和他之间发生了无数场争论,小到如何驯龙,大到何处建家。

  前天晚上,再有一次争论后,大家不欢而散。包括被我拉过来的 2 位 萌新 ,毕竟天天在语音里听两个人抬杠,游戏体验不会太好。

  人嘛,出了问题难免会思考,我寻思了两天,算是有了一个思路。不管做什么事,终究有个目的。比如我打游戏,是为了娱乐,那么为了娱乐,有哪些是必须的,又有哪些是不必要的。如果我的 控制欲 影响到了我游戏的体验,那么,为了获得理想的团队游戏体验,我是否可以压制自己的 进攻欲望 呢?

  实际上,昨晚我尝试着把指挥权交了出去,让大伙儿自行决定如何游戏。我只负责作为建议提供者,或者说引导者存在。事情进展相当喜人,至少昨晚相当喜人。而我的这套思路,放在其他方面应该也是可行的。人生其实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有的时候也不要想太多。看破事情的迷雾,找到自己真正的 本心 ,然后剩下的,不过是取舍罢了。

  想问一下大佬们有没有必要买 nspro 手柄,还是买可以平替的其他手柄,最近一直在纠结这个

  如果你真的经常用 Switch 玩游戏 ,并且经济状况允许的话,我还是建议你购入一个 Switch Pro 手柄的,体验真的要比大部分第三方要好。

  说个亲身经历。大概是两年前,我的 大乱斗 限定 Switch Pro 手柄开始频繁上下秋名山,也就是漂移。当时想着先买个第三方的过渡一下,后面出了喜欢的限定再换,所以就入手了一个粉色的、我也忘了品牌的第三方手柄——大概花了一百多块钱吧。但经过一周的使用,可以说是怎么用怎么不舒服,按键松、扳机硬、震动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连带着觉得握持手感都不如 Switch Pro。第二周我就借了同事的 WD-40 给自己漂移的 大乱斗 限定一顿乱喷,总算是暂时摆脱了那个恐怖的第三方手柄。

  当然了,这可能是个例——但如果你问我,那我确实只会推荐你购买 Switch Pro 手柄。

  三大妈晚上好,是高三生,感觉自己的精力很有限。晚上回家集中写作业的时间也就两个多小时,差不多能写完作业,偶尔可以学一点要交的作业之外的东西。之后就感觉很累,会去吃片面包一类的,然后回来书桌前就没心情继续学了。嗯,差不多就是这样,想要提一提年排每天多做几页五三,请问怎么解决蓝条太短的问题,谢谢!

  如果你提问的年代早一点,我会建议你买个水晶瓶或者五蓝出门和五三对线。但现在三精牌葡萄糖酸钙口服液基本退环境了,所以最好是在第一波对线期结束后,立刻回家补个冰甲或者燃烧宝石苟起来。说人话就是养成良好作息习惯之类的,虽然人人都知道,但确实也有用。

  年排当然重要,可也别太逼着自己,和五三这样的强势英雄对线久了,难免感觉一直被压着打。这时候不如试试看换线,从别的路舔点经验,比如试试用思维导图简单记录下自己今天都学了什么,或者复习了些什么。实在吃不了经验也没问题,直接摆烂一晚也没关系,跑跑步跳跳绳之类的,只要能舒缓每日高强度对线的压力,那就都能试试。

  最重要的是想清楚,狗头玩家的最终目标是大后期 Carry 全场,成败不急于对线期的一时。

  假设顶级浪漫爱是双方都觉得对方是世间唯一,实际上应该对每个人来说 可以在一起 这个区间都有大量的人满足条件,之前玩社交软件在一次次摇人中又理解到这种相似得来得如此轻易所以不会让人珍惜,生活是把那大量的人筛成寥寥的相遇的一个方式。我由此也认为相遇的缘分和共同经历都参与组成了对方对我来说的唯一性,只是有时候悲观地觉得这不过是沉没成本换了个说法而已。他的付出与努力交由另一个正常人他们也可以厮守终老,我们不相似只是两个讨好型人格在互相迁就和忍让

  开始回答之前,我想吐槽一下,你描述的情景不像是恋爱,反而像老板在思考要不要把员工 优化 掉。

  世事多变,人作为独立的个体,更是极为复杂,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感受,理所当然的,会有不同的恋爱模式。

  但无论是何种模式,当亲密关系真正被建立起来的时候,它就是独一无二的,不是 顶级浪漫爱 是 世间唯一 ,而是每一段被 认真对待 的亲密关系,都是 世间唯一 。

  亲密关系是两个人生活全方位的相交融,当关系被确立的时候,任何一方对于这段关系都是不可或缺的,完全不存在替换的可能性,因为你们彼此之间的相处模式,是双方在 爱意 的驱动下,共同付出努力所构建的,虽然都叫 恋爱 ,但这是只属于你们两个人的 恋爱 。

  所以,我并不认为可以简单地将共同经历与相遇缘分,归结为 沉没成本 ,并得出 换个人也能厮守终老 这样的结论,对象不同,这个漫长的人生也必然有着巨大的差异。

  如果亲密关系是个连连看游戏,那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只要双方 对得上 ,就万事大吉。但我们都知道,现实不是如此,亲密关系的建立,更像是两个形状不同的齿轮相互咬合的过程。

  驱动这一过程发展的原动力,对有些人来说,便是你一开始所问的 非你不可 。

  当然,由于人的观念各不相同,对有些人来说,他们会倾向于是 没你难受 ,还有些人,会认为 没你我自己过也行,但我非常希望我的生命中有你 ,但归根到底,是一种强烈的情感,一种希望与另一个人共同生活的情感。

  这是 恋爱 之所以让人感到美妙的地方,也是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地方,因为人的情感是世界上最不讲道理的东西,所以每段感情的到来才如此让人感到意外与惊喜。

  我认为 两个讨好型人格互相迁就与忍让 固然可能存在,但如果你们真的彼此珍视,那么你们的关系中,这一部分绝不会是最主要的地方,也不应该是,没必要如此贬低自己与另一半共同走过的美好回忆。

  从今天开始,你可以在每篇头条文章下面的留言板块里,对作者发出你的疑问——我是说,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你可以问文章的细节,你可以问个人的喜恶,你可以问对待生活与工作的想法,你可以问社会时事的观点,你甚至可以问他昨天的晚餐菜单。而相应的作者则会在次日头条文章的 答读者疑 环节里,挑选一些问题进行回答——他们会保证真挚、诚恳,且知无不言(隐私除外)。